曹州武术人物故事系列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编者按:菏泽古称曹州,是我国首批国家级武术重镇之一。 它武术丰富,历代有很多著名的武术高手,也有很多传奇的武林人物。 有着许多史诗般的武林传奇。 如今,菏泽的曹广超、程远江两位先生在广泛走访、搜集史料的基础上,编撰了一系列曹州武术人物的故事,展现了曹州武术前辈的风采,让人们能够对武术之乡菏泽的拳法和人物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

张派大洪拳大师张贵田

张派大洪拳大师张贵田先生,生于清光绪六年(1880年)。 1944年逝世,享年64岁。山东省菏泽市定陶县人。 他是张派大洪拳第四代宗师。 他一生侠义之士,有许多传奇故事。 1911年南下少林寺。 僧人称赞他武功高超,腋下轻轻一捏,城墙厚厚的旧砖就碎了。

1934年,他接到国民政府通知,让张贵田、赵连堂带队参加在济南举行的山东省武术馆比赛。 擂台上,侄子齐不慎被对手打伤腿部,无法再次出战。 拳击手口出狂言,态度嚣张。 张贵田跳上擂台,道:“你不费力气就赢了也就算了,却还嚣张地说话,实在是不合适。你知道吗,天外有天,天外还有人。” ”。 对方勃然大怒,连续踢出几脚,看向门口。 北腿最好的就是踢腿法。 张贵田双手背在身后,退到一边,瞬间向前迈出一步,斜击击中对方,将对方撞离擂台。 张贵田从擂台上飞了下来,将对手扶了起来,连声道歉。 主席台上观看的国民党山东省主席韩复渠把他召到主席台上,请他带头接受挑战。 张贵田婉拒了,说自己不愿意带队,自己一个农民怎么敢参赛。 韩复渠非常崇拜他的丈夫,亲自赠予他一把宝剑,称赞其“有君子之风”。 见张贵田拒绝,韩福渠手枪旅旅长丁来顺冷笑道:“你不敢?把那把剑放下,你不配。” 张贵田道:“我本来就是为了结交武林朋友,提高武功的,如果要争第一,那我就是输家了。” 丁来顺听后更加嚣张了。 张贵田无奈道:“好!三步之内,我就让你躺下。” 对方不信,绅士嘀咕道:“一、二、三。” 围观的人只见眼前一闪,丁莱就顺便躺了下来。 地面上的人们对张贵田的身手感到惊惧和相信。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武林界。 张贵田回来后,受到国民党政府县长刘卓辅的召见,请他创办定陶武术学院,由他担任教官,培养了众多弟子。 他每年都举办武术比赛。 时任山东省教育厅厅长。 著名教育家何思远先生每年都来观看并看望张贵田。

1939年,国民党节节败退,定陶被日寇占领。 张贵田和赵连堂兄弟终日郁郁寡欢。 不久,赵连堂先生因抑郁去世,张桂田终日沉默不语。 有一天,他进城时,四名日本宪兵把守城门,强迫进城的村民高呼“皇军万岁”并鞠躬行礼。 张贵田不理会,径直走进去,却被四个持枪的日本兵拦截。 他双手抓住枪管,用肘部连接。 两名日本兵倒在地上。 另外两名日本兵见状,也举起了刺刀。 来刺,张贵田一闪身,抓住枪管,将两个日本人踢进护城河里。 日本队领队发现此人就是著名武术大师张贵田,于是拜访张贵田,要求张贵田为他工作,但张贵田拒绝了。 班长向上级指挥员汇报。 上级指挥官觉得中国人必须投降,于是派出众多日本武士纷纷前去挑战张贵田。 张贵田从来不客气,毫不留情。 去挑战他的日本武士大多都带伤归来。 日本人愤怒不已,遂使出卑鄙手段,将张贵田的爱子张树勋投入监狱。 他们派日伪警察局长韩枪杀了张贵田的岳父卢和他的爱徒邓福平,并烧毁了他的弟子张瑞华的数百栋旧房子。 ,用其他手段迫使张贵田投降,否则他会再次杀死他唯一的儿子。 沉重的打击使张贵田病倒在床上。 虽然后来张树勋被日军释放,但张桂田再也没有下床。 1944年,大师在悲愤中去世,享年64岁。

傣派心意拳大师李兰秀

李兰秀,傣派心意六合拳大师,1898年出生于菏泽市定陶县陈集镇西里庄村(古称曹州)。 他自幼酷爱武术。 年轻时拜陈集镇著名天波张楼红拳大师张汉清(一说名“张汉鼎”)为师,学习红拳、罗汉功。

张汉卿是清末著名武术宗师。 他在京城享有很高的声誉,在京城当过警察、保镖。 相传有一个小偷,被官府通缉多年。 首都有一家餐厅,这个告密者每天都会去那里。 他总是坐在二楼靠窗的座位上,餐厅的第一壶茶是给他准备的。 政府聘请了许多专家来抓捕他,但他们都逃脱了。 最后,一位当警察的政府朋友找到了张汉清。 张汉清决定帮助他的朋友。 他很有才华,也很大胆,但他仍然感到不确定。 有一天,张某与飞贼打了一架。 张用绝招,一掌将飞贼打死。 官府要奖励张汉卿,如果张志留在这里,他的敌人就会来报仇。 明枪藏易,暗箭难​​接,为防不测,张汉卿悄悄回到家乡,并在晚年选了一名徒弟传授他终生的拳法。

李兰秀及其师弟赵品贤(陈继东街人)师从张汉卿,晚年成为其得意弟子。 1929年,老人张汉卿病重卧床不起,李、赵守在床边。 有一天,一位名叫王福(定陶炉湾人)的武术家来找张汉卿比武。 当他看到躺在床上的张汉卿时,就说出了嚣张的话,大声诽谤张汉卿。 李、赵欲较量,被张阻止。 原来,王福的父亲王子杰是国民党山东保安大队的大队长,后来又当上了日伪的县长。 他掠夺百姓,无恶不作。 民间有“天上有神,地下有王子杰”的说法。 李、赵实在忍无可忍,决定向师父发泄。 张不肯,王更加嚣张。 赵氏不顾主人的反对,向王甫发起挑战,并打伤了王甫。 王福起身离开后,怒气冲冲地说道:“这个仇一定要报!” 张汉卿深知人间凶险,生怕爱徒出事,便让二人背井离乡,以避祸患。

当时,陈集七庄的大资本家朱桂山在内蒙古包头拥有房产。 由于亲戚关系,朱桂山收留了李兰秀和赵品贤。 朱桂山是包头电力面粉厂的大股东,李、赵两人就在该公司工作,并担任夜间巡逻工作。 期间,他们认识了孙玉奎、张一尘、葛恩布、赵福堂、李银清、张丰德等六名公司员工。 李、赵二人结为异姓结拜兄弟。 八兄弟中,李家年纪最大,被尊为大哥。 闲暇之余,大家跟着李、赵一起学习拳击、武术(罗汉功)。

很快,李兰秀认识了在包头银行工作的任华和任荣坤忠。 任氏昆仲原籍山西省杞县,与戴氏心意拳大师戴奎先生同乡。 李兰秀从任氏兄弟那里得知了山西省杞县戴家的心意拳,以及戴逵在归化城(今呼和浩特)与“六十二”(李陵)较量,轻松杀敌的传说。一举一动。 擅长武术的李兰秀先生非常欣赏戴家的拳术和戴魁先生的武功,于是便让任氏兄弟打听戴魁先生的情况。 李兰秀和金兰兄弟商量是否请戴先生来传授技艺。 兄弟们都非常高兴。

任荣从老乡刘玉谦处得知,戴先生刚从阎锡山部队的武术教官退下来,住在杞县的一个弟子家里。 刘玉谦、任蓉趁机回到家乡山西省杞县,与戴奎先生商量来鲍教艺的事。 六十多岁的戴奎先生爽快地答应了。

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八月,戴奎先生及其弟子岳云中(桂宁)如期抵达。 大家热烈欢迎戴先生,并设宴招待。 李兰秀经营的面粉厂的金兰兄弟任荣、任华坤中,邀请了好友葛登福(北京人)、张雨辰(天津人)等十余人,在面粉厂举行了拜师仪式。电力面粉公司。 大家发誓要追随戴先生,学戴家拳,每人每月给师傅两块大洋。

戴奎先生,65岁,中等身材,相貌并不出众,但功夫高超。 他在教导学生时,因材施教,学生受益匪浅。 此次包头,人气最高的是李兰秀、任华(任达华)、葛登富、张雨辰等人。 戴逵在包头教艺两年后,回到了祁县老家,最后病逝于祁县弟子家中。

在戴师傅的指导下,带领投艺高手的李兰秀、赵品贤在功夫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为他们日后的传奇生涯奠定了基础。 在学艺的过程中,电面粉公司被日寇接管。 兄弟中,有好几个辞职回乡的。 李兰秀和兄弟们为日本人架电线杆时,赵品贤与日本军长发生冲突,被毒打。 为了乡亲们的生命安全,朱桂山不肯让他们还手,忍气吞声。 赵品仙生性固执,咽不下这口气。 他不想变得沮丧并生病,从而导致精神疯狂。 他经常翻墙越岭,在屋顶上狂奔。 当时日军在公司周围安装了电网。 朱桂山怕赵品贤触电受损,便让李兰秀送赵品贤回山东老家。 火车上,赵品贤再次犯病,在快速行驶的火车上疯狂跳跃,跳下火车逃跑。 李兰秀急忙跳下火车追赶赵品仙,抓住赵品仙,然后冲上火车,让火车上的乘客惊呆了。 几十年后,晚年的李兰秀在与弟子交谈时,常常表达对戴逵教诲的感激之情。 后来,当李兰秀的大女儿李淑明(1949年建国大典西北学生代表)从包头回到山东老家时,她连夜归来,据说是一个奇迹。

后来,李兰秀从包头南下加入了解放军。 解放期间,他随解放军接管四川都江堰发电厂直至退休,后与子女定居成都。 1968年前后,七十多岁的李兰秀回到家乡山东省菏泽市定陶县陈集溪李庄,向乡亲们传授技艺。 李兰秀在家乡教弟子十余人。 该村有李新雷、李新河、李新战、李子发; 北张庄有赵元社(2007年去世)、张新银、吴吉明、张春良。 《陈继济》中的马流芳、刘启云; 徐贤军和菏泽佃户屯乡政府的王玉茹、菏泽广播电台的胡秀忠、卫生局的郭霞。 其弟子中,李心雷、李子发、刘其云、赵元社等人后来跟随李兰秀来到成都继续艺术追求。

1984年,李兰秀在成都去世,享年86岁。三年后,李兰秀的长子李树生回到家乡看望父亲的弟子,鼓励他们传承父亲的技艺。

《龙王九》传说

王凤傲,人称“龙王九”、“王九”、“王师”,张派大洪拳第四代传人。 山东定陶人。 他是罗汉真功夫高手,犹如铸铁人。 曾在山东曹州伏羲街做生意。 有一天,他在回家的路上,在武术馆门口遇到了一名男子,并看到一名男子在玩刀。 他随口道:“虽好,但没什么用。” 不想被剑客听见,他愤怒地一剑砍向王九。 王九并不惊慌,上前抓起刀,就踢在他的头上。 那人从地上爬起来,道:“你等着,我去叫我师父。” 不一会儿,一名身高超过1.8米,体格健壮的武者从武馆中走了出来。 “你敢在武馆门口找麻烦,你不耐烦了吗?” 武者拿起一把红缨枪,弹枪而去。 ,大如水桶,足见功力深厚。 他可以站在水中,直接拿下王的九面门。 王九上前,使出了“抹眉刀”。 刹那间,刀架在了武者的脖子上,他无奈,只能弃枪投降。 后来王凤傲得知,此人是一位著名的武林高手,弟子众多,弟子众多,与军政要人也有不少交情。 这件事一出,很多人都劝王凤瑶:“得罪了他,你能留在这里吗?还是赶紧道歉吧。” 第二天,王凤瑶穿着全新的训练服出现在大街上。 他抱拳行礼,大声说道:“各位,今天我就给你们展示一下我们的东西。” 然后他出拳,如流星击雷一般。 他一跺脚,地面陷入了一个深坑。 猛烈的拳风横扫数米远,将村民的脸刺痛。 然后,他让人用砍刀、菜刀、剃须刀把他一一砍。 身上只留下一道白色印记,便恢复了正常。 邻居们这才发现,王家的功夫果然厉害。

王风傲的轻功也是不凡。 他可以轻松跳过两三米的高强。 有一年,他穿着一件狐皮大衣,去很远的地方做生意。 路上遇到两个强盗,他就趁强盗脱下自己的狐皮大衣。 趁机,他用手指轻轻敲击劫匪的肋骨下方的穴位。 两名强盗立即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王凤老带领王家后人刻苦修行,传承了许多技艺,影响很大。 当时有一首民谣说:任庄的豆腐,官塘的馒头,王家的功夫不用学(意思是男女老少都能懂)。

“龙王九号”王凤脑73岁那年,江西来了一位客人来探望。 王凤老正在村东的吕祖庙里与道士聊天。 只见外面一个能干的人背着一个黄色包袱,提着好几斤零食,问道:“王师傅在吗​​?” 原来,武林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拜访朋友,不如拜访老师”。 拜访朋友时,必须做出一些手势。 接下来,如果你在武术比赛中失败了,你可以向老师学习技能,然后在离开之前交钱。 如果你在武术比赛中获胜,你就可以立即离开。 而背着黄色包袱的人,更是厉害。 这样的人身手奇特,你可以打死他。 将他安葬在棺材里。 如果你被打死而走,你的弟子、弟子将无法阻止你,你也不会寻求报复。 俗话说:“背着黄包袱,被打死也不流泪”。 王凤老正在庙里和道士愉快地聊天。 听到他找自己,他立刻就想从凳子上站起来。 江西客人几度匆匆而去。 他上前,把手搭在王凤瑶的肩膀上,连声说道:“王爷再见,再见,不客气。” 王凤瑶感觉身上仿佛有千斤重的东西压在身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三下从凳子上站起来,却感觉每次压力都越来越大,凳子已经深深地陷进了坚硬的青砖地板里。 江西客人道:“王大人,我走了,告辞了。” 然后他转身离开。 可惜的是,“龙王九”一生名声大噪,老了却遭遇了大挫折。 不久,王凤浩在家乡病逝。

不实亦非假打一武林人物_武林人物图片_武林人物/

武林人物图片_武林人物_不实亦非假打一武林人物/

云南本草足部清爽喷雾 (55ml)

活动抢购价

仅79元/2瓶

(由于新疆、西藏运费较贵,如果新疆、西藏的朋友要购买,需要支付每件20元的运费,请酌情下单,谢谢理解! )

重要提醒:

1.如果您对收到的物品不满意,可以联系寄件人处理;

2、7天内可与寄件人协商退货,15天内您仍保留换货权利;

3.全国包邮,货到付款,请放心购买;

4、验货时,请勿打开独立包装或塑料包装。 谢谢您的合作。

购买方式: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