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山东好汉付高峰:从零开始再打十年!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独家专访】山东好汉付高峰:从零开始再打十年! 【独家专访】山东好汉付高峰:从零开始再打十年!,秋楠武术,0基础武术,武术动之道多年之前,一位从小喜欢武术的12岁农村小男孩因无法忍受武校老师的体罚而辍学回家。面对母亲的失望,父亲的沉默,他心中百感交集,连夜拿着行李又返回了武校。

3年之后,15 岁的他离开苍山老家来到济南体校学习武术散打,他想在充满机遇和挑战的大城市开始自己的求学和奋斗。然而两个月后,他被要求放假回家,他开始担心起来:教练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面对不确定的未来,他鼓足勇气,主动返回体校。看着这么坚定执着的小伙子,教练忍不住说了句:好家伙,脸皮挺厚啊,没让你来,你自己来了!

可以想象的出,如此不屈不挠的少年,运气一定不会太差。 27岁时,已多次获得全国武术散打冠军的他将世界冠军的奖牌揽入怀中。此后,他转型征战自由搏击,时而捷报频传,时而铩羽而归。面对后来的这些争议,他一直在总结和反思。

今年,他迫不得已退出自己精心参与经营近两年的搏击俱乐部。面对此番挫折,他不抱怨,他认为这不是偶然,是人生的必然。现在所经历的一切,他承受得起。

看到这里,想必很多读者已经了然,故事中的主人公就是来自山东的中国散打名将“苍山少侠”付高峰。有一位叫张天麟的学者曾说:有两个人物支配着山东人的心灵与言行,一个是孔子,一个是梁山泊的好汉。

与付高峰的交谈中,你能感受到他温良谦恭的态度,亦能体会到他虎啸山林的昂扬。今天,跟随笔者一起,来看看付高峰的武术人生。

2001年,正是武术散打辉煌之年。12岁的付高峰进入苍山少林武术学院习武,初入武校的少年在苦和累的环境下历练着、成长着。后来他从体校,到山东省队再到国家队,从一名陪练到世界冠军。这一路走来,他很幸运,但更努力。

付高峰:我是出生在山东农村的,爸妈都没有上过学,甚至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到我上学的时候,学习也不太好,喜欢打打闹闹的。当然也是受武侠片的影响,包括《天龙八部》《少林寺》《神雕侠侣》等,我被里面飞檐走壁、行侠仗义的主人公吸引,开始喜欢上武术。

上小学三四年级时,周末跟着我妈去县城赶集。集市上经常有一些武校发传单,还穿着武僧服做表演。从那时起,我就想着念着要去练武。我爸爸是比较支持我的,因为他年轻时也喜欢武术,但我妈妈很反对。

到了快升初中时,我的想法还是很坚定。后来爸妈看我学习也不怎么样,就找我家邻居咨询,他们家孩子在武校练得挺好。在邻居的介绍下,第二天我就去报名了。

付高峰:武校是真苦啊!风吹日晒的,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开始早操,有时来不及休息吃早饭,八点半就要上文化课,下午两点就又开始练武术,比如五步拳、少林拳等等,非常枯燥。

那时都在露天的空场地训练,所以在武校时,最盼望的就是下雨,一下雨就不用早操了,可以上文化课。当然,最煎熬的还是冬天,早上起来,天还是黑的,就要开始跑步了。

我曾经有两次受不了苦和武校教练的打骂辍学回家。打的实在太疼了,用棍子把打的血肉模糊,真的一点不夸张。

那时候的武校老师认同“打骂出成绩”的道理,要让学生害怕他们。当然,也有脾气好的,我们都愿意跟着脾气好的。不是埋怨老师,那时候都那样。

退学回家后,我妈和我爸狠狠地吵了一架:你儿子在武校吃不了苦、待不下去了,要去混社会,没有文化、没有本事,以后可怎么办?

我爸爸比较内向,话不多,一直闷不吭声的坐着,我看着很难受。当天晚上我就背着被子、拿着行李又回到了武校。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才懂得坚持。

付高峰:在武校待到第三年时,我除了武术套路外,散打也练得不错。为了提升,我鼓足勇气主动和校长说:我应该去临沂体校去深造。

那时候我只知道这个体校。我在武校的几个师兄弟被调到临沂体校时,我可羡慕他们了。我就不停问他们:体校那里的训练是不是特别好?水平是不是很高?他们说是的。

后来校长答应了我的请求,不过要等临沂体校的领导过来。还没等临沂体校的领导来,济南市体校的王启涛教练就来了。这里有个背景:那时是2004年,济南市体校刚刚成立,校长王启涛去各武校选拔人才。

付高峰:2004年11月,我和武校的同学们前往济南试训,看到好的沙包和擂台了,很兴奋,很激动!当然要比现在的差很多。但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第一次见。还有就是体校的师哥们练得太好了,武校和他们差距太大了。

不过,训练两个月后我们这些新人就被放假了,什么时候回来要等通知。那时我感觉教练不想要我们了,因为让我们拿着被子回家!走之前我留了一个师兄的电话,意思是什么时候开学跟我说一声。后来他跟我说是初三开学。

初三当天我自己坐着车、背着被子,毫不犹豫的就回武校了。当时我师父一看:好家伙,付高峰脸皮挺厚啊,没让你来,你自己来了!

但是也没说其他什么了,所以我就一直留在那里当陪练,跟在别人后面训练。 当时我很勤奋,早睡早起。在体校坚持了武校时的习惯,早上跑早操,上午跟着训练,下午也是,晚上再加班练,一天是四练,所以底子打得特别好。

付高峰:主要是从武校退学那次,我看着我爸妈很为我伤心、为我担心。我想在习武之路上一直坚持下去,别人能在体校训练,我也可以啊!

还有就是,当时我是第一次来济南这个大城市。训练在高楼大厦里,吃饭也是在正规的餐厅里,桌椅板凳摆得可整齐了。 以前在书本里学到过千佛山、趵突泉,但从没亲眼看见过。

在农村,没有什么油漆路、高楼大厦,就只在县城里活动,爸妈一辈子都在家务农,都说大城市机会多。所以,能来这里是我的一个梦想。

付高峰:2007年我代表体校打省级比赛拿了80公斤级的冠军,当年10月份,我就被翟寿涛教练选入省队,又开始了当陪练的日子,大概持续了两年。

付高峰:当陪练就是训练时被师兄们揍一顿,接着训练后给他们,天天就这样。虽然只是陪练,但我的很多技术都是在当陪练时进步和提高的,比如拳法和摔法。

当陪练都是有针对性的,比如这个师兄的拳法好一些,那么我就模仿他的对手在比赛中可能发生的各种拳法去进攻,让我师兄来防守,所以慢慢的我的拳法就练出来了。

我们山东队比较注重拳腿,摔法有的级别不是很精,那么我就模仿我师兄对手的优点,想尽一切办法去摔倒我的师兄。

记者:山东散打队曾涌现出很多优秀的运动员,如柳海龙、杨晓靖、刘献伟等人,后来的也包括您、曹鲁建等,你认为山东队能取得优异成绩的原因有哪些?

付高峰:首先是因为山东人的体格,体魄强悍。 其次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翟寿涛教练。他能够对每一个队员做针对性的训练和提高。只要是翟老师想培养你,你未来就是个冠军。还有就是我们很团结,队风很好,从柳海龙那一届一直到现在。

付高峰:最让我难忘的比赛不是拿冠军、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比赛,恰恰是失败的比赛,其实每一场失败的比赛我都很难过,尤其是2017年全运会的那次印象深刻。

上半年我们与东道主河南队在焦作打预赛。当天晚上,现场火爆,所有的目光都注射在擂台上。我是第一个上场,对手是从85公斤级降到80公斤级,身高、臂长、年龄等方面绝不输我。我们团队成员的对手其实都很强,最终顶着压力以3:0战胜河南队。

还要提一下,上一届也就是2013年在辽阳举行的全运会上,我们拼尽全力,最后3:1获胜,也拿了冠军,这个冠军是散打比赛改规则以来我们拿到的第一个团体冠军,背后的付出和努力非常之多。

2017年这一届我们上半年预赛又拿了冠军,所以下半年,我们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夺得决赛冠军。 结果当天的第一场比赛,我们5个人的团体出现了一些意外,输掉了比赛。我当时哭了一个早上,一辈子都忘不掉的比赛。

全运会比赛4年才有一次,错过一次就要再等4年。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又有几个4年呢?

2017年,打完世界散打王争霸赛,付高峰选择暂时告别散打擂台,重新攀一座高峰——征战自由搏击。2018年3月3日,付高峰第一次参加自由搏击商业比赛。擂台上,付高峰一记前摆迎击拳直接KO对手,为自己打出开门红。后来的比赛中,他有赢有输,来自他人的鼓励和质疑,他全盘收下。

付高峰:首先是因为2017年的比赛,能拿冠军却没有拿到,很伤心。而且散打领域能拿到的成绩我都拿完了,我觉得已经到达了自己的高峰。如果换条路,我是不是可能达到另一个高峰呢?

其次是因为在散打领域没有那么多比赛了,我想比赛的很强烈。真的不是像很多人说的那样,我想出名、想挣钱。

赚钱这是一方面,因为人都要生活,靠我当时的成绩,国家也会给我一辈子好的待遇和保障。我出来,主要还是因为我特别喜欢比赛、热爱擂台, 想突破自己、挑战自己。

付高峰:主要是训练不够系统,身边的很多事情会消耗精力,训练和比赛都会受到一些影响,不能像在队里时那样内心踏实了。

记者:像您刚才说的,在体制内,训练和生活都会得到非常好的保障,而且一路都走得特别顺利, 而在自由搏击领域却遭遇了许多困难,自己会不会有一些心理落差?

付高峰:相较于散打生涯,在自由搏击领域,我起步还是比较顺利的,中间遇到的曲折和困难我很清楚是可以避免的。

我的散打生涯是真正从陪练、失败中成长起来的,也不完全是顺风顺水。我输过比赛,当过那么多年的陪练。我的几颗牙都被打掉了,眉骨也经常缝针,浑身是伤。

转型自由搏击后,获得了更高的关注度。因为本身我有一些成绩,让大家觉得付高峰在散打领域一身成绩,为什么转型到自由搏击后起起伏伏、落差这么大呢?前边有成绩后来又被人KO。

在自由搏击这个领域,世界上其他国家运动员的水平是很高的 。他们在身高、身体素质方面先天占据很大优势。我的很多对手身高比我高出很多,他们的经验和水平也不可小觑。外界对我本人以及比赛期望非常高,希望看到我每一场比赛很硬气、KO对手。其实,这并非易事。

有时输了比赛确实是因为没有备战好,刚才也说了转型后不能像在队里一样心无旁骛的打比赛了,当然我也一直在总结和反思。了解失败原因后,就不会心态不好。反而能够更好的了解自己、鼓励自己,树立更大的自信心。

记者:有一段时间,您关闭了某社交平台的评论区, 是不是一些粉丝的言行给您的训练和生活带来了影响?

付高峰:没有,和粉丝,和比赛失败都没有关系,有些事情没必要去过度解读和较真。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一样,无论做的好与不好,都会人看不惯你,这很正常。

在我比赛不顺利时候,很多拳迷、粉丝依然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带来很多温暖和动力。我相信,无论我开不开评论,他们一直都在我身边。

付高峰:我觉得我的风格和我的脾气是一样的,比较直接,进攻性、力量型,不会打太多的防守反击。

付高峰:在散打队时,师父教会了散打技术、教会我做人做事,我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国家和师父对我的栽培,还有队里师兄弟们对我们的鼓励和帮助,队里的一切是很纯真的,师徒情和师兄情都是这样。所以转型自由搏击的这两年,我一直都是怀着感恩之心去做人、做事儿的。

这两年来通过比赛、创业以及和不同的人打交道,是我成长最快的两年。比如最近我和某俱乐部的事情,我被坑了、被朋友欺骗了。但我仍觉得这经历是一件好事,也许很多人一辈子也没有这样的经历:一个运动员和一个商人合作,被骗的这么惨、这么彻底、这么淋漓尽致。

我相信再大的事、再多的事、再烦的事,都是来自成功的指引,都是为了将来成功的到来。静下心来想这件事,我没有抱怨,因为这不是偶然,这是人生的必然。现在经历的这些,我能承受得起。尤其是2020年以来,我更加成熟。所以说,人一定要多去经历。

从另一方面想,我虽然吃了亏,但不管从比赛还是经历上,如果能给圈里的兄弟姐妹们启发和借鉴,能让他们少走一些弯路,也是值得的。

付高峰:首 先是能够保持好的一个竞技状态,别分心,把每一场比赛打精彩,呈献给拳迷粉丝。其次,我想打到世界排名第一,为中国散打争口气。永攀高峰,山脚人多,我们山顶见!

回顾习武之路,付高峰最珍惜的就是和师父、师兄弟之间的情谊了,很纯真、很值得怀念。一路走来,付高峰感谢国家给予的保障、师父的尽心栽培、师兄弟的鼓励帮助和来自粉丝拳迷的支持。

付高峰:我师父翟寿涛教练,没有我师父就没有我的今天。 还有就是国家。从武校、到体校、到省队再到国家队,这将近20年,都是国家给我的保障。我一个五年级没毕业的小孩,到现在成为一名大学生、一名优秀运动员、一名党员,这些都是国家给我的。

付高峰:翟教练是一位优秀的武术家,是我最佩服的一位教练。翟教练对工作兢兢业业,对散打项目认真钻研,具有非常超前的理念。 在训练中,翟教练讲究“非常完美”,对我们的要求很严格,必须要达到训练计划。

在生活中他很乐观,会跟我们开玩笑,生活中的趣事也会和我们分享。不过因为翟教练授课时特别严肃、严谨,我们都敬畏他。所以即便在课下聊天时,还是会有些拘谨和放不开。

现在每次回山东时,我都会第一时间找翟教练聊一聊。在外面我遇到了很多事情,不管是在生活还是工作中,翟教练的经验非常丰富,我会听听翟教练的建议。

翟教练不光是我的教练,也是人生导师,像亲人像父母一样。不过,现在还是怕他,真的。现在虽然长时间不见面,一见面很亲,但还是放不开。

记者:看您的个人社交自媒体平台,您与大师兄柳海龙互动比较多,你们日常相处的状态?

付高峰:我们会找时间聚一聚,他非常支持我个人的选择并且认可我。我辉煌的时候他没有锦上添花,但遇到问题,他会选择做雪中送炭的人。

付高峰:很感谢他们!他们给我鼓励和动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胜过我的家人,他们始终在关注我。当我在比赛遇到困难时,他们会给我很多的建议。

想跟我的粉丝们说:我现在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我依然会坚定信念,继续努力,保持最好的状态和竞技水平,用精彩的比赛回馈大家。

正如付高峰所说,擂台上的他和自己的脾气一样,直率坦诚,他希望在身体允许的前提下,一直打下去。生活中,他盼望和家人简简单单的过生活!

付高峰:这段时间是我习武近20年来,休息最长的一段时间。不过,我每天都在保持一个良好的训练状态,但不是太系统。计划这个月(6月)中旬开始恢复系统的训练和备战。

记者:如果散打王比赛重燃,您接到邀请,您会重回散打职业赛事吗?如果愿意,您在散打王擂台上最想迎接谁的挑战?

付高峰:那当然!如果比赛重燃,我能够荣幸的接到邀请,我会放弃一切比赛,然后备战散打王的比赛。 我现在75公斤和80公斤级,如果要有挑战者,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肯定是希望强的,起码排名前三。

记者:近期您和某俱乐部的事情粉丝们也非常关心,从这件事情上,看您社交平台下的留言,更多的粉丝选择站在您这一边支持您。通过这件事,您想对运动员和俱乐部合作选择上有哪些建议?

付高峰:我作为运动员,在运动比赛生涯取得过一些成绩。但是作为创业者,在商业方面我确实是比较简单的,相信很多运动员和我一样,在这个方面会欠缺很多经验。

但是通过这件事情,很多人和事我都看明白了,也让我认识到了真诚和信誉的可贵。运动员交朋友真的是真心相待,这是我们的本质,这是武德、品德。

这里尤其强调“规则”,有事情白纸黑字写明白,不要因为相信对方而忽略这点,这才是对自己和对别人负责,也是一起经营的事业能够长远发展的保障和基础。

还有就是专业的事情找专业的人帮你把关。比如聘请专业律师,因为经济活动确实很复杂,合同协议、公司章程、股权问题、资产负债问题、财务问题等等。

另外对于运动员来说,日复一日的训练和比赛是非常艰辛的。有的留下一身伤病,坚持下来拿到好的成绩更加不易。但他们的收入和他们的付出、取得的成绩不成正比。

我看到搏击圈业内一些优秀的行业领导者们在为提高运动员的收入做着实实在在的努力,实现了公司发展和运动员的双赢。

但是这个行业也存在着一些俱乐部的老板们,只为自己的利益,严重剥削、压榨运动员,甚至利用运动员的真诚和简单来欺骗,连最起码的信誉和基本的底线都做不到。对于这种卑劣行为,运动员应该有所觉悟,勇敢的进行!

付高峰:从散打转型到自由搏击,一切都从零开始嘛,我是本着学习的态度去打,计划是打10年。如果期间运气不好,受伤了或者其他原因,可能会提前退役。没有特殊原因,身体可以的情况下,我会一直打下去的。

以后的生活我希望是简单一点的,和家人在一起乐乐呵呵的。工作上是不会离开这个行业的,目前不会开俱乐部,也不会和别人合作。

但退役后有时间和精力也许会做培训基地或者俱乐部,把自己这么多年所学到的技术和经验教授更多的青少年。

现在的小孩还是比较缺乏体育锻炼的,少年强则国强,我特别希望青少年可以加入到武术这个大家庭,可以喜欢和热爱它。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