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猴子打死了赵子虬武林人物们都抖了起来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我是赵子虬,一个四川老武术家。我出生于1897年6月,原籍在广安东岳乡。我是中国汉族,代表拳种是南拳和峨眉拳。我的师傅是峨眉派的传人,我也成为了峨眉派的高手。我曾经在华中大学担任体育教师,当时三次挑战洋拳师,展现了中国武术的国威和民气。解放后,我在全国武术比赛中多次获得一等奖,用峨眉派的拳术和武器,如断门枪和青萍剑,展露了我扎实的功底和身灵步捷的技艺。我的家乡在广安协兴镇牌坊村,与小平同志的家很近。我从小就跟着婆婆学功夫,后来又拜陈晓东为师。因为学武之人经常会受伤,我知道一些跌打损伤的治疗方法。我父亲也从师傅那里学到了治疗方法。当时我18岁,父亲开始卖药为生,离开老家跑到了重庆。

在重庆生活时,我拜访了很多名师,汲取各家所长。当时江湖需要用拳头来打拼,我也没有例外,经常和别人斗争,渐渐地我越来越有名了。

1928年6月,南京成立了中央国术馆,由原西北军统领张之江担任馆长,这是时期主管国术的中央行政机构之一。为了消除门户之见,中央国术馆取消了原来实行的武当、少林两门制,改设教务处,下设教授班和练习班。国术馆的教学强调泛学博通,要求学生广泛学习各门派拳种的精华。为了壮大国术馆的力量,张之江邀请了各方名师来执教,研究整理武术文化遗产,并开展教学、训练工作。我也通过在国术馆学习和练习提高了自己的技艺,领略到了武术文化的博大精深。我听朋友说中央国术馆主办了第一届国术国考,于是决定去南京试试自己的身手。全国来了几百个高手参加预试,过了预试还有100多人进行正式考试。正式考试分为散打、摔跤、长短兵器、对砍等多个项目,采用单败淘汰制。我一路过关斩将最终获得了聘书。之后,张之江很器重我,又聘我为他的家庭教师,教他峨嵋武功。

最后我和家人落户在重庆江北县(现渝北区),这和我在中央国术馆的经历有关。父亲曾告诉我,他曾是冯玉祥将军的保镖,但我不记得具体时间是在他被张之江介绍到国术馆之后还是之前。我家里保存着一张父亲穿着军装拍的照片,这张照片最终让父亲遭到“反动分子”打压。当年父亲做保镖的时候还遇到过危险,幸亏父亲反应迅速。父亲说有一次正在护送冯将军出行,突然从马路对面冲过来一个史劳荷特,父亲闪人并制住了史劳荷特。这件事情也让父亲得到了冯将军的表彰。有一次,我跟着冯玉祥出行,戴礼帽的一个人突然要强行拉开车门。我立即站在前车门外,发现情况不对就猛地甩起一脚,将他踢飞了。冯将军后来告诉我,那个人可能是来刺杀他的。

在跟随冯玉祥一段时间后,我辞去了保镖的职位,去了华中大学任体育教师。虽然在大学里主要是教授武术,但因为校园外面的事情,我还是不得不回到了重庆。有一个大块头的洋人常常对中国老百姓动手动脚,还用语言侮辱他们。洋人还打听到在大学里有个武林高手,几次来学校挑衅我。有一天,在我上课的时候,洋人又来了。我忍无可忍,在同学们的面前,接连3次将他打倒在地。那个年代,官府也怕洋人,没多久,他们就来学校抓我,说我像党。为了躲避抓捕,我只得顺江逆流离开了学校。

回到重庆后,我开始找一个安身之地,可一番努力却无果。最后,在苦于无家可归的情况下,我决定选择一个神秘的路径,希望能够找到一个避难所。我有着文学底子,因此被派往江北县洛碛镇一家女子中学教授国文。解放后,由于我掌握了一套行医本事,我便到了医院工作,接替了我父亲的职位。当我还是知青的时候,我行医了五年,这些技艺都是我父亲亲自传授给我的。

在解放后的日子里,我参加了许多全国性比赛,并获得了许多奖项。我的峨嵋派拳术、断门枪和青萍剑等都曾获得过一等奖。

 

我所擅长的峨嵋拳术是四川南拳的一个重要派别。峨眉派有僧、岳、赵、杜、洪、化、字、会等八门之分,而四川南拳属于“化”门。所谓“化”,就是多用手腕,“制敌化劲,引进落空”,其主要手法包括“巴、探、挂、拿”等。而且,还要注重身法、步法、对练和武德等各个方面的修炼。我的峨嵋拳术是一门高难度的技艺,其中的配合要点是掌不离腮,肘不离怀。每发一次拳,我都要挠头钩挂,讲究手脚的轻快灵活。

四川南拳又称为“三十六闭手”或“天手三十六”,整个套路共有三十六式,每一式不是一个单独的动作,而是一组手法。这种武术具有远踢近收、远手近肘的特点,拥有独特的“打、拿、跌”三法风格。初学者先练十二手缠丝、锻架和劲力,然后再学习三十六闭手。一句诗可以证明:“步下基础,虚实两投,活泼稳健,随波逐流;手法步法,随曲随直,曲则无妨,直则受敌;腿法宜矮,步法宜圈,拳法宜钻,掌法宜翻;入门之要,首重地盘,精神集中,气沉丹田。”

我的四川南拳是广安悦来场马考定阎师传下来的珍贵技艺,凝聚了前人智慧的结晶,含有丰富的文化内涵,是一门优秀的文化遗产。我家族传承的武术,不仅承袭了前人的技艺,还有所发展,其中最突出的表演者,便是我。在我的演出中,“心如寒潭止水,气似贯日长虹,势如出山饿虎,疾如奔江渴龙”,以出众的表现获得了国内武术爱好者们的赞誉,同时也受到了国外武术团体的称赞。我会继续借鉴前人的经验,并在此基础上不断创新,为武术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