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天山武林大会

author
0 minutes, 2 seconds Read

有关天山武林大会,海内外媒体报道不少,超过了过去十年武林大会新闻报道的总和,让新疆特克斯八卦城一夜成名,全球认识;让已经慢慢边缘化的武术门派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也让各大门派掌門传人饱受争议;我作为参与者之一,谈下我闻我见。
我們参加的是“天山文化周”,內含周易研討會、烏孫哈薩克文化保護研討會、武俠名家論壇、天山國學營、俠文化節、國際攝影大賽及文化產業發展論壇,是新疆伊犁州特克斯縣所辦的文化活動。旨在支持新疆、彰顯中華民族與文化之融合、挖掘天山的文化之美。在新疆烏魯木齊所辦“天山武林大會”,則係大晨報主辦。天池管委會、特克斯縣合作。借着这次武林大会,正好可以让更多人了解和关注传统武术,北京奥运会时,有关部门制作了一个册子,里头中国传统武术有129个门派。但现在差不多有50来个因为‘掌门人’故去,手下徒弟不再习练,而逐渐销声匿迹了。作为传统武术的传承人感到很痛心,其实传统武术也需要推广。
新疆伊犁州特克斯縣所辦的文化活動中,现场的观众非常的热情,在新疆喀拉峻大草原有上万人,烈日当空没有一个人离开,一有大师出来表演的时候,很多人都往前涌,而且表演完以后也都需要二十多分钟的交流。期间有一个小伙找我(媒体也报导了),那个小伙找在他的衣服背后签名,当然也不止他一个,我可能也签了五、六个。由此可见他们是真正的热爱武术,我认为武术应该欢迎人围观,因为现在武术已经慢慢边缘化了,逐步远离人们的视线,人们对武术的了解越来越少,甚至出现很多误解。大部分人对武术的了解均来自于武侠小说和武打影片,所以在看到真实的武术表演后,会产生极大的反差。反而认为这种武术表演不真实。但当他们真正接触武术界时,就会慢慢了解真正的武术是什么。
我认为在围观是出现负面或不理解的声音都是很正常的。真理会越辨越明。中国武术在这几千年当中,都是在很多负面和不理解声音中渡过。但它一直存在,超过了我们看到的任何企业的生存时间。就说明了它具有可贵性和存在的必要性。但我反对围观的声音中造谣生事、张冠李代,自我加工、放大问题,尤其希望媒体记者,要站在公正、公平、良知、客观的原则前提上来报道事件的发生。而不是凭一已之私、一孔之见,甚至蝇头小利而乱写乱报误导读者。《武汉晚报》记者陈开连现场都没到,就写文章说峨眉吴信良发表了攻击青城派的言论,结果吴信良老师打电话发短信说:从未在任何场合说过此话,完全是记者无中生有,造谣生事,破坏武林团结。记者发文称:中国武侠文学学会李会长说我功夫不行,结果李会长答复:你是我会顾问,我怎么可能这样说,这记者估计是张李戴了。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天山武林大会新闻,似乎一些媒体关注的是衣着、长相、出场费、花边等,与武术本身毫无关系。
1、众掌门身着传统服饰表演武术,却拿着iPhone手机拍照,引来诸多网友吐槽。看到各大门派的传承人身着门派“”出现在武林大会现场,有网友调侃,这是“中老年版cosplay”的武林外传吗?“这确定不是横店跑出来客串的群众演员?”不过难怪网友生气,你们穿得武侠剧古装也就罢了,干吗边演,还一边掏出iPhone、三星等各种“暗器”拍照呢?这也未免太穿越了。网络上对武林大会的态度,很快从吐槽,进化成一股造句的热潮,“张无忌正在来天山的路上”,“灭绝师太下午的航班”,“在下乃四大恶人之首段延庆,正在高速路上摇轮椅中”……
我认为存在这些调侃是正常的,但“表演传统武术,穿着传统服装有什么错?难道穿T恤衫,去打青城派的玄门太极拳?那也不好嘛!这些门派多是有宗教背景的,和尚当然穿僧服,道士自然穿道袍,这怎么能叫cosplay?”至于拿iPhone、三星等拍照留念,那是“不得已而为之”。我很“理解”网友的质疑,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此前参加交流活动时,很多媒体摄影记者都会承诺说,“我过一会儿把照片发给你,然后还留了名片,但慢慢就杳无音讯了。现在人家说会发照片给我,我心里都是虚的。”
作为推广武术来讲,还是希望能留下些资料,所以只有自己拍了。“其实大家都知道自己照相技术没有专业摄影师照得好,但没办法,传统武术门派经费有限,不可能还带着一个摄影去。有些时候,传承人只能自己‘兼任’摄影师傅了”。的确有碍观瞻,“(身着传统服装拍照)很不对。所以我没有拍,我的徒弟帮着拍了几张。”
2、有些媒体口中说这次参加表演的人员是中国武术非主流人员、社会闲散人员。就我所知:这次参加表演的人员,有载入中国武术最高级别的《中华武术展现工程》、《中华武藏》、有省级散打队教练、全国武术散打锦标赛、世界散打王比赛的裁判长、,有全国和国际武术太极推手比赛的冠亚季军、全国武术锦标比赛第四名、国家一级武术运动员,有全球中华文化艺术薪传奖–中华武艺奖得主,有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有中国武术官方认定高段位七段、八段、这些人能是媒体口中所说的中国武术非主流人员、社会闲散人员吗?
3、媒體自己在“誰是不是掌門”上做文章、找答案,以為自己發現了;然後反過來,以一副“打假”的姿態來批評、指責,揶揄諸位武術家,更是可笑可鄙。此次所邀武術名家,本來就有些是掌門,有些非掌門。且也不僅去烏魯木齊的這十一個門派,還有大成拳、武醫研究院、武俠文學會的代表等。像代表少林派的德朝法師,主办方就從來沒說過他是少林掌門。媒體在“誰是不是掌門”上做文章,以炒作議題。有些是根本沒弄清楚人員結構,甚為可笑;說得歡快,冒充正義,而實是無知。有些卻是明知而故犯,故意以此引發熱議。這只有兩種可能:一是媒體的負面報導傾向,誘發了人事恩怨,小人趁機挾嫌報復,或沒被邀請到的人拈酸含妒,蜚語傷人。二是被採訪者也許還不至於如此惡劣,但所說的話被斷章取義,塞入了特定的語意脈絡了。我們這次許多人接受採訪時也常有這種感覺,故亦不排除有此可能。不論是以上哪種狀況,對武術發展與社會風氣,肯定都會有不利的影響。
中國武術因遭逢斷層,門派傳承頗不規範。有些早已無掌門制度,只少數仍能保持。掌門之傳承、授受,須有譜牒、印信、證物及同門之認可,不能苟且。说到掌门的称谓,我也很“苦恼”,“其实掌门这个称谓不利于团结。之前我在名片上写的是传人,结果人家来问我,‘是不是掌门人’?我说当然‘是啊’,而且是青城派唯一掌门人。人家就说了,既然是掌门,那为什么不写掌门?或许,掌门人三个字在他们看来更有‘卖相’吧,也许这只是个宣传的噱头。我的正式称谓叫四川武术协会青城武术研究会会长”。
3、某些媒體人又常分不清武術與武俠小說影視的分際,一味以小說及影視中的幻構和想像來要求,甚顯無知。
例如問為何沒有丐幫參加、峨眉派怎麼來了一位男的代表人等等。以這種知識和心境來看武術,那麼就算是李小龍也不會輕功點穴,也無內力、不會降龍十八掌。看到武術如此“不濟”,便說武俠夢碎了、中國武術不行了。真不行的,其實只是自己。大部分人对传统武术了解不多,或者还停留在“武侠小说”的阶段。“见面就问我‘会不会变脸?’‘会不会摧心掌’,其实这些内容存在于武侠小说中,特别是金庸先生书中的‘余沧海’身上。”用這些劍俠及擅長輕功氣功的類型來要求凡人的武術,豈非牛頭不對馬嘴,本身就很荒謬嗎?
4、还有些媒体说这些武术表演像中老年表演,崆峒掌门险败甚至被打败,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這些擁有中國武術七、八段身手的國家一級裁判、教練,曾替國家爭得許多榮譽的武術家,竟會“功夫全無”?幸好有视频佐证,中老年要照着这些表演不出几个骨折和脑溢血才怪。包括写这些评论的记者也可试下,多半也是这些结果。
武術展演,是目前武術活動的基本形態,包括各省市所辦武術節、武術大會、武術比賽均是如此。公開比武,是不被允許的。要比,僅以職業賽事為主。故媒體鼓噪,說此次武林大會光演示、不比武,故不好看,乃是沒常識的。各門派以演示之方式,盡顯本派武功精髓,連各門派自己都覺得獲益良多,深得交流觀摩之樂呢!這次活動事實上也促進了武術界的團結。
有消息说崆峒掌门险败甚至被打败,我个人看来是某些媒体无聊的炒作,是欲令讀者產生“這些掌門也不過如此”的印象。因为我当时在现场,他们互相切磋了一分钟左右,大力士已经处于下风了,白掌门已经把他推到舞台边沿,是白掌门伸手拉了他一把。也是点到为止,最后大力士也承认白掌门比他厉害,没有尽全力,若是尽全力他自己一定输。但最后媒体却报道说白掌门险败,甚至有的说已经是败了,这其实就是一种没有依据的说法。有的人说怎么没有一分钟就把对手打败,其实这就是外行说的话。这个人又不是一个外行,他是全国大力士赛冠军,世界大力士赛第五,本身也是练习太极的人,在全国任何一个太极推手比赛不都是打了几局每局几分钟,一般要三局才能分出胜负么?
5、有评论认为与会者参加武林大会是来追逐名利的。
以青城派为例,近十年主要推广的是太极养生和道家智慧,很少参加各种武林大会,此次是我的好朋友龚鹏程先生邀请,出于友情支持而来。以武会友;同时也希望推动新疆的旅游;我是全球中华文化艺术薪传奖得主,中华养生健康国际论坛形象大使,泸州老窖紫砂大曲文化推广大使,我会到一个县级旅游推广活动追逐名利吗?
6、有些媒体说“天山派”传人挑戰,各大门派不敢应战?
我们到烏魯木齊,忽聽說有個天山派,且要來同台演示,還說要切磋。大家都很詫異。因为“天山派”目前国家未确认。未來如挖掘恢復,須報送中国武協、體育總局核定,不是各大门派可以确认的。一旦同台演示,怕被人误解11大门派认可此派,所以不同意同台演示。
整個活動的規劃,就是展示各門派武術特點以供瞭解,猶如科普活動。從沒說要打。二、要打也行。但事前未協商、未討論過如何打。戴不戴護具?單打還是車輪戰?傷、殘、死了怎麼辦?法令及政策准不准開打?什麽都沒談,上臺就要接受挑戰,不是笑話嗎?三、新疆目前是什麽情況?能打嗎?打了以後,後果難測,誰負責任?亂喊要打的朋友,好像不活在當今現實中國,有點沒腦子。
次日在天池邊,我們正演著武,表演完便离开了。一群張著“天山派”旗幟的人或找媒體採訪,接着上臺劈木板、翻筋斗,說各大門派都不敢接受挑戰啦,自己了不得啦等等。各掌門及傳人,皆有中國武術六到八段身手,多數還教了散打搏擊數十年,看這些渴欲成名的武人,都跟我一樣,哈哈大笑。所以吃完飯,大夥快樂遊湖去也。
正如法制日报——法制网评论:其实此次天山武林大会志不在比武,而是推广武术文化,展示天山美景。这是一种全新的营销方式,不仅吸引了游客,也让国人重新正视了中国武术。有人说此次武林大会冲击了人们心中的武侠文化,打破了人们的武侠梦。其实,中国武术其实是一种文化,是历史的沉淀,中国人需要正确看待属于我们自己的武术文化,不贬不扬,没有武侠小说中的血雨腥风、快意恩仇,却更接近我们的生活,更适合广大民众习之。气功、武术都有其意义所在,但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丢掉盲目的迷恋,丢掉幻想破灭后的鄙弃,正视武术,才能迎来武术的新发展。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