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八坚守三十载中国南疆边陲壮族武术传人教你如何秒杀鬼子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我是南疆武术馆的馆长黄志远,我们近30年来一路困难,就为了能够让壮族武术在靖西延续下去。

我们一开始并没有场地,也没有经费,一群热爱武术的孩子们只能想方设法找到可以练习的地方,我则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工作。很多民间武馆没做几年就关门大吉了,但我们经历了风风雨雨,终于有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今年,我们还筹办了首届广西壮族武术节,让更多人了解、重视壮族武术这一文化瑰宝!

南疆武术馆坐落在靖西县新靖镇,这里的人口约65万,其中壮族人口占比高达64.61万。壮族武术素有源远流长之称,历史上不乏名人侬智高、瓦氏夫人、刘永福等以精湛的武术技艺训练队伍,抗击外国入侵。可近十几年来,习武的人越来越少,忧心忡忡的我和我馆的武术爱好者们日以继夜地探索寻找到让更多人接触、了解壮族武术的方法。艰辛卓绝,但我们愿意坚定不移地传承下去,让传统壮族武术在靖西永不落幕!

1985年,我回到了家乡,怀揣着对壮族传统武术的热爱和执念。1989年,我成立了南疆武术馆,致力于长期教授传统武术、散打、自由搏击等课程。

新开办的武术馆,刚开始时连一个适合练习的场地都没有,可我们却踏踏实实地租下了一块条件艰苦的地方练习。房顶漏水,一步步搬家,从未在条件良好的运营环境下建设,付出与收获总是不在同一时间点到来。今年县里提供了热情支持,我们借用业余体校的场地进行训练。可是空间有限,我们只能分批次、小范围地训练学员,每次只有十几个人。

我带记者来到南疆武术馆,它是一栋建筑面积不大的楼房,训练馆就在二楼。一个看起来只有20平米左右的场地,现在已被十多个小孩子填满了,他们正在专注的练习。这些孩子来自县城和镇上,放学后就赶来馆里练习拳术,他们是学习的动力和渴望。如果我们能够拥有一个更大的场地用于训练,我们就能有更多的孩子入馆学习了。

在人们的常识中,做武术项目是需要相应的经费来源和场地的,否则就很难坚持下去。南疆武术执着坚韧,一直在倒贴、打劫,好在我是一家大型民营企业靖西分公司的顾问,兼任南疆武术馆长达20年的副馆长,还能稍微趁着集团的一些资源持续地支持着南疆武术馆的运营,我相信只要持之以恒,必定能够传承发扬壮族传统武术!

我是南疆武术馆的创始人之一,我的同事农家校是一名当地的医生,我们两人都有各自的工作,而经营武术馆只是我们的“业余爱好”。尽管数十年来,我们不时受到家人的反对,但这份对壮族武术的热爱一直支撑着我们前行。我们从未吝惜对武术馆的投入,这些年来,我们不断组织馆里的教练和学员参加国内外各种武术比赛,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我们有国际武术散打邀请赛冠军、全国武术散打赛冠军,还有三男一女获得过“广西拳王”称号。据不完全的统计,我们的学员已有千余人,他们遍布全国各地,而有的学员学成后甚至在海外开办自己的武术馆。这让我感到做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靖西县文化和体育局局长农俊杰表示,南疆武术馆在国内外小有名气,近年来与国外武术爱好者的交流也越来越多。2012年,荷兰派遣了20多个武术爱好者来我们馆深造,并与我们约定每年都会相互交流。这种跨越国界的互动,让我们感到非常兴奋。

为了更好地发扬光大壮族传统武术,我和我的团队着手筹备多年,终于在今年11月成功举办了首届广西壮族武术节。来自全区16个代表队的120位选手在这里竞技比拼,不仅是给南疆武术馆增加了美誉度,而且也展示了我们壮族传统武术的风采。我们将坚持不懈地传承、发扬和创新壮族传统武术,以期让更多人了解和爱上武术。

我和我的团队组织了几名运动员参加了比赛。政府把这个比赛交给了我们武术协会来办理,如果办好了的话,政府会继续支持我们,但如果做不好,那我们未来的路也不会很顺利。

这次武术节准备了半年时间,武术馆近200名工作人员全身心地投入,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把武术节办得很成功。当然,我们的付出也得到了回报。很多人见了我就说,这个比赛早就该办了,还有很多县的武术高手因为来不及报名,后来给我打电话表示明年一定会来。

百色市体育局副局长孙彬表示:“我们以后要加大对武术节的扶持力度,争取在第五届武术节时候把东南亚国家的选手也邀请过来,把我们壮族的武术推向世界。这次武术节让我受到了启发,我马上就开始策划并发起了在百色范围内寻找壮族武术传人和拳师的活动。我们想要挖掘本土的武术传承人,将壮族武术更好地发展下去。”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