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德路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个人概况 性别:男 出生日期:1867年 原籍:河北省任丘县鄚州镇东关人 国籍:中国 代表拳种:形意拳,八卦掌 形意拳 八卦掌 师从: 李存义 主要传人: 个人介绍

陈德路先生生于1867年农历8月26日,河北省任丘县鄚州镇东关人。1951年农历二月初九病故,享年八十四岁。先生从小尚武,曾从师于其外祖父景为元、名镖师王书齐、形意拳大家李存义、八卦掌大师梁振甫。先生为人友善,谦虚好学,尊师重道,凡有请益,有求必应,一招一式都以身教为主,从不摆出师尊架子,身怀绝技而不骄。曾随外祖父景为元以及爱国武师李存义等并肩去京津一带,抗击入侵的八国联军。在任丘、鄚州一带,是一位享有盛誉的武林前辈,乡亲们都赞扬他是位难得的好武师。先生一生所收学生较多,其中不乏爱国将领、抗战英雄、武林高手,可谓桃李满天下。

贫苦幼年勤练功

先生的祖父和父亲都是贫民,以经营猪饲料为生。由于家中贫困,先生六岁就离别了父母到后王约村外祖父景为元家,由其抚养。后王约村是著名的尚武之村,全村老幼都爱好武术。先生的外公是村中武术高手,先生一有机会便向外公学习功夫。先生平素沉默寡言,可秉性聪慧,身手轻灵,在其外公的严格教授下,从少林拳八步架、拿大腿等基本功开始练习,两年的光景,他就能表演朝天蹬腿功,足见其过人的接受能力和超群毅力。先生十三岁时,适逢后王约村名镖师王书齐回家养病。但见全村几十名青少年练起武来个个手脚灵活,精神饱满,为了培养好武术后代,他便毅然辞去了押镖的业务,留在本村授拳。从此,先生便在王镖师的严格要求和热心教授下,十几年日夜苦练如一日。先生不仅学会了王镖师的拿手拳种通臂拳、棉掌拳、二郎拳、群拳、串对拳、八面追拳,还学会了黑虎夺命枪、双刀破四枪、剑等器械套路。时年二十三岁的陈德路先生学艺小成,经王书齐先生推荐,到鄚州镇崇华永布庄担任镖师,自食其力。

走镖生涯习八卦

作为镖师,先生最初几年在北京天津一带走镖。途中曾有几次遇到强盗抢劫镖车,均被他打退而去。1891年,梁振甫先生从通州押镖到鄚州崇华永布庄送货时,众人请其表演了八卦掌。那时是在满清的统治之下,男子头上必须留着一条长长的辫子,梁振甫先生自不能例外。梁先生走起八卦步,只见他头上的小辫子竞能随着快速灵动的八卦步法漂浮起来,与肩骨几乎平行,嗜武如命的陈德路先生不觉看m了神。在场众人皆感叹其功夫了得!从此,梁小辫子的美名便传开了。第二天,陈先生便托崇华永掌柜介绍,递帖拜梁振甫先生为师。时年二十五岁的陈德路,尽管已具备了一定的少林功夫,但梁先生还是依照八卦掌拳规传授,要他先走三年蹬泥步,练好左右单换掌的基本功,三年后再教双换掌手法。陈先生遵照师命,早晚苦练蹬泥步和单换掌。在走镖的路上,众车夫歇息时,他就独自走八卦步。他始终严守师命,“步为百拳之祖”,不管一天的路程多辛苦,一到住地就照着要求练,左右各走五百圈。走镖期间只要有机会见到梁先生,他就虚心求教,请其纠正姿势。为了练好八卦的腿功以及使双臂得气有力,他在左右小腿肚上各缚三斤重的铁砂,双臂上也挂着砂袋走圈,砂袋的重量从五斤起逐步增加到二十五斤。终于,功夫不负苦心人,经过近七年的苦练,他的八卦掌足下的功夫,轻步能走立砖,重步内力下沉,能将一双新布鞋绷脱了线。在走单换掌时,臂上挂二十五斤砂袋,掌腕拧转到掌根外侧,掌心内能托一个鸡蛋,走五百圈而不换掌。由此可见,先生的腿功、内力和臂力已非一般武师所能及。而正当他的八卦功突飞猛进之际,不幸梁振甫先生出了事。为打抱不平,梁先生在北京城外打死了恶棍赵六等十七条人命,人了大狱,这对先生来说打击很大。适此,李存义先生已在鄚州教形意、八卦等拳,于是先生又拜人了李先生的门下,继续深造。

以武为会抗洋人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1899年,鄚州地区人民不甘忍受洋人的侵略行径,兴起了抗洋运动。以李存义、王书齐、景为元、燕大管等著名武师为首,组成了武教士会,它是“义和团”的前身。陈德路先生是会中的大师兄之一,经常于夜间到后王约村武教士会参加反抗洋人的活动。1900年春,这种运动愈演愈烈,先生总是奋起在先,英勇杀敌在前,曾与其外公景为元、李存义等众首领并肩去天津北京抗击入侵的八国联军。据说,在西黄里村与众多洋人浴血肉搏中,陈德路先生一人曾杀五个洋人,后因洋人人数众多,不得已方才转移。而在这次血战中,他十八岁的表弟景豁咀,不幸腿部受重创,为洋人所俘,惨遭杀害。结缘梁师得真传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清皇室仓皇西逃,梁振甫先生听得消息,运用八卦内功,拧断枷锁,砸开牢门,放出三百多名犯人,而梁先生则逃往鄚州,住在陈德路先生家中,长达十二年。在这十二年中,梁先生除负责走九省总镖局任西路总镖师外,还在鄚州东王庙内传授其独特的龙形八卦掌。先生侍奉梁师如父,极尽恭顺,除外出押镖外,一有余暇,便虚心向梁师求教八卦绝学。梁师观察先生性情笃厚,忠诚有信,尊师勤学,遂将八卦掌盘龙桩功和生平绝招,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先生。笔者于1985年走访鄚州时,找到了当年梁先生的学生,时年八十六岁的王乐宾老武师、王书茂老武师以及陈德路先生的独养女,时年六十五岁的陈淑云武师。他(她)们谈到了当年梁振甫先生和陈德路先生之间练武的一些情况。说:梁师的身材不高,而体型粗壮,衣着与众不同,特别宽大,外套长罩衫,其袖口很宽,实足有两尺。梁师和先生,师徒二人练武的时间,一般不在白天,经常在夜深人静别人都走了的时候。在练八卦掌对练套路时,先生常被梁师打出老远而身体并不会受伤,梁师的拳艺诀窍可见一斑。先生在梁师的精心教授下,无意间功力大进。站八卦盘龙根桩,一站就是一炷香的时间;牢牢的新布鞋,平常人每年只穿坏一两双,而先生最多的一次一年竞坏了九双。十年苦练,先生已深得八卦掌秘诀。在鄚州地区,先生的八卦功夫堪称一流。

大义担当传国学

1912年,梁振甫先生告老还乡,安享晚年。随后李存义先生也赴津创办中华武术会。自此,鄚州镇的武术重担便落在了陈德路先生肩上。原本由梁先生讲课的五龙堂小学,改由先生任教。先生当年上的第一堂课,就是爱国主义教育——“学好文化,增长知识;练好本领,杀洋毛子”。教学期间,当谈到以前跟随李存义、王书齐等人去天津北京一带抗击八国联军入侵时,先生便怒发冲冠,英气勃勃;当谈到表弟景豁咀重伤被擒,不幸牺牲时,先生又不禁痛哭流涕,全校师生无不潸然泪下。这一课在学生们的脑海中深深地烙下了爱国主义的印记,精忠报国的思想伴随着他们的成长:时值四十四岁中壮年的先生,信心百倍,日夜不停地传授着中华武术瑰宝。他白天在校教学,早晚则在北稿寺、六爷庙向青壮年们传授绝学。后先生又受聘任丘县师范中学,传授八卦掌长达十年,至先生五十多岁时,因妻病辞职,再次回鄚州授拳。

据王书茂老武师回忆:当年先生在任丘师范学校传授八卦掌时,曾遇多名校外武师,因心中不服,找到学校,强求与先生过招。先生起先总是善言避让,岂知来者竞不通情理,坚持要求过招,先生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择其最强者边大个子先行交手。对方是练通背拳的,只见边大个子双掌连环,照先生上三路掌拳并用地打了过来。先生不慌不忙,用了个单换托掌,把对方托出一丈多远。边大个也不是弱者,武功根底深厚,双脚点地后,即使用少林劈挂滚打手法,照先生上路头部猛攻。先生顺势来了个大蟒翻身,身子向下一缩,加了个左扣步,用右手抓住边的右胳膊根部,左手托其胯根,将其平平托起。这时,先生已稳操胜券,一出手,边大个子非受重伤不可。转瞬间,王校长惊呼:“陈先生不可松手!”先生笑着说:“天下练武者都是一家人,我怎敢失礼!”先生的高超功底和高尚武德,实为武林同道钦服。

正气浩然抗倭寇

1930年左右,二十九路军的一个营驻防鄞州,营长单地胜得知先生武功深厚,邀聘其为全营武术教官,传授形意拳和五行连环刀,并向先生拜师:先生见单营长为人正直,颇具爱国之心,即将其收为人室。单地胜在先生的谆谆教诲及自身的勤学苦练之下,几年后便学会了形意拳和八卦掌。1937年抗战,单营官兵奉命调往卢沟桥前线,先生语重心长地告诫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好男儿自当精忠报国!”单地胜热泪盈眶地回答说:“请恩师放心,军人报国,以精忠为荣,哪里怕杀身成仁或是马革裹尸?一旦跟和日寇交战,我定能做到人在阵地在。”时隔不久,震动世界的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了,疯狂的侵略者向卢沟桥猛烈攻击:单营长带领全营官兵勇猛杀敌。在桥上多次与日寇侵略者短兵相接,野蛮的侵略者,凭借猛烈的炮火,和数倍于我的兵力,轮番向卢沟桥猛烈冲击,单营长和全体官兵同仇敌忾,浴血抗战,前赴后继,愈战愈勇,刀起处,倭头滚滚,血流如注,断臂残肢,尸横满桥。五行连环刀虽是短兵器,但只要熟练掌握,则威力无比。单营长手握五行连环刀,勇往直前,杀得不可一世的日寇侵略者鬼哭狼嚎,鼠窜而逃。然而,终因寡不敌众,后继乏人,单营长及全部官兵英勇献身,成为中华民族浩气长存的英勇烈士。

据先生的女儿陈淑云武师回忆:宋哲元将军悼念单营官兵之际,听说单营官兵之英勇,乃是由陈德路先生培训出来,欣然尊聘先生赴二十九军传授武艺。先生感叹报国有望,正携眷欲行时,不料北京城宣告失守,赴二十九军授艺报国之愿成为泡影。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说州地区由爱国人士李士英、高士一先生,组成了一支五百多人的H卫团,其成员中有不少都是先生的学生,如高万德、陈德康、维小熊、维荣立、张寅、马延千、石红宾、李树林、李进等。此时,年已古稀的陈德路先生经常教导学生们,说:“我们古老的祖国,绝不能容忍小日本来蹂躏!一定要打跑他们,保卫家乡!为国雪耻!为英勇的单地胜报仇!为所有的死难者报仇!”在先生的感召下,学生田麻子、李光弟等几十名有骨气的爱国青壮年,用自卫武装抗击日寇,在激战中,田麻子不幸中弹身亡。新中国成立后,田麻子被评定为鄚州地区抗日烈士。

日寇侵占鄚州后,迁怒于先生的武术馆。先生收集、撰写的上课武术资料及全部手抄本武术资料,三百余人的投师入门帖子,以及古老的兵器,均被日寇焚之五炬,或被严重毁损。不仅如此,就连强身健体、抗御病魔的练武活动也遭受日寇限制。爱武如命的先生,热泪盈眶地对留下的学生们讲:“老朽无用了,你们要学穆精忠报国之精神,向日寇讨回河山。”于是,谢宝营等一批学生,在先生的教育下,先后参加了抗日游击队伍,而年仅十三岁的学生宋国正,也当了八路军的小号手。

笔者1983年3月17日在天津市,拜访了七十二岁的农委干部张寅同志,谈起了他在家乡跟从先生学习八卦掌的一些情况,他说:“龙形八卦掌在八年抗战和四年解放战争中作用很大。八卦的腿,行起军来不觉吃力;形意的劲,在每次战斗中都起了杀敌作用;和他一起参军的师兄弟有几十人,现在大部分都成了国家干部。例如李树林、李进两兄弟,现在都已经是空军技术干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大师兄孙连仲将军和师弟褚桂亭。前者是河北雄县人。1938年春,他奉命保卫台儿庄,他统率的第二集团军一夜急行军一百八十里,与日军恶战十余日。而在1945年日军缴械投降时,蒋介石曾授令其为受降主管,赴北平受降;后者为河北鄣州人士,曾任三届南京总统府武术教官,为弘扬中华武术文化,贡献了毕生心血。”

以德服人治顽疾

中华拳术可以强身健体,这是人尽皆知的真理,但论医治顽疾,能者却是寥寥。大约在1923年,鄚州西关有个名叫朱恩德的人,身高一米九以上,人称“双千斤力朱大个”。他从小喜欢练武,远在天津读书时,便在田径比赛中获得过冠军。后因工作中受到刺激,患上了精神病。回鄚州后,仇视地主豪绅,如遇他们在三里长街上不下马车步行,就二话不说,用单手把车后铁环一抓,拉着马车往后。此外,他还经常在晚上双臂挟起近千斤重的两个石磙,封闭地主家门前的水井,使地主家无法取水做饭。在其病发时,竟然单臂挟起他的花甲老母,在三里长大街屋顶上来回乱跑,惊得全城千户人家都提心吊胆。有一回,地主家的人趁其熟睡时,用铁链锁住他的手脚,不料却被他用力绷断,从此无人再敢近其身。

某日,朱恩德来到了先生的武术馆,强行要求与先生过招,先生善言推辞,他怎肯听劝。于是,先生思考片刻说:“这样吧,我与你过招,若我比不过你,我这武术馆就不开了;若你比不过我,就得听我四句话,一要遵医服药;二要尊敬母亲,不能再将老母挟上屋顶乱走;三不准再用石磙封井;四是比赛要有制度,即三局二胜,不能永远比下去,若你全部答应,我们就比。”

众所周知,精神病患者是危险的,但是朱恩德年纪轻,病史不长,如果肯坚持服药,加之精神上的治疗,即使没有电疗设备,也完全有可能治愈。先生出于治疗的目的,光明正大,朱自然满口答应。

先生又道:“我已六十多岁了,你让我先走完百步,你再进招吧。”但见先生行走如飞,直围着朱恩德转圈。岂料朱竞跟着先生转,未多久早已头昏目眩,哪里还数得清圈数。先生见状,让其进招。只见朱猛虎扑食般向先生盖顶而来,看似凶险,实则已失去自身重心。先生顺势用手一推,借用其本身之力,将其摔出二丈多远,扑倒在地。朱爬起后,又向先生扑来,先生使了个推窗望月式,只听得扑通一声,朱已被打得坐在了地上。先生已经胜了,但是依然很礼貌地上前将朱扶起,谦虚地说:“大侄子照顾我这把年纪吧!咱叔侄不能再比了。”朱虽患病,颇有自尊之心,见先生如此谦虚,也只得顺水推舟地竖起大拇指说:“大伯的功夫名不虚传。”先生顺势说:“大侄子!咱们这样吧,我陪你先服中药,过一个时辰,咱们一同吃饭。”朱家中本有配好的中药,由于不听家中老母和医生的嘱咐,不肯服药,以至于病情日益严重。这回比武输了,不得不按约定服药。次日清晨,朱吐出了很多痰,中药已经发挥作用了。日久之后,朱虽未痊愈,但头脑已逐渐清醒过来,不再乱来了。平日边走边骂,胡言乱语的疯癫症状再也没有发生过。后来直到1943年,年近七旬的朱恩德方才病故。笔者拜访年近九旬的马广里老武师时,马武师说:“亏得当年陈德路先生了朱疯子,否则鄣州大街的千家万户,都怕这疯子闯入家门,整天提心吊胆地不敢出门。”

(责任编辑乔汉)

Similar Posts